伊藤春熙店負一樓購物的消費者伊藤春熙店負一樓購物的消費者

  ■本報記者 賀夢璐 文/圖

  入川二十五載,伊藤洋華堂成都春熙店將于年底與成都市民揮淚道再見。

  10月28日,一份印有“成都伊藤洋華堂有限公司”公章的《供應商告知函》顯示,接業主方通知,將結束物業租賃服務,成都伊藤洋華堂春熙店將于今年12月31日后終止經營。盡管這一紙不再續約的合同還未經官方證實,但事實上,從業人數驟減、營收增長明顯放緩、太古里等一眾“頂流”的分噬,伊藤春熙店本身狀況也不甚理想。

  經營業績持續下滑

  “八折八折,這是全年力度最大的一次促銷!”這是伊藤洋華堂春熙店入口處“黃金攤位”毛戈平專柜傳來的聲音,“受多方因素影響,往年前來選購的‘大戶’大多都是游客,山西、河南等地的顧客單筆消費可達萬元,今年就冷清很多?!毖矍斑@位“柜姐”在該店工作有兩年多,說起或將關店也是稍顯遺憾。

  金融投資報記者實地走訪身處黃金商圈的伊藤洋華堂,商場氣氛與平時相差無幾,如期上演著春熙店特別企劃“好物生活節”,多個柜臺的店員均向記者表示他們都是從網上得知該店快要閉店,但該消息品牌方至今也未透露給零售端銷售人員。

  目前,伊藤洋華堂在中國市場共有12家門店,其中成都9家、樂山1家、眉山1家、北京1家,若關閉春熙路店,則僅剩11家店。

  家住一環路邊的老成都王大媽對此唏噓不已,“那時候能夠去伊藤買菜,是一件相當‘洋盤’的事;如今每晚七八點準時促銷的伊藤晚市是屬于老年人的狂歡?!蓖醮髬屓缡潜硎?。

  1997年,伊藤洋華堂進入成都市場,開了成都首店——春熙路店,成為最早入駐成都的外資大型商場。與成都原有百貨商場不同的是,伊藤洋華堂春熙店屬于典型的日式GMS商場,即大型綜合性商品超市,其“超市+百貨”的模式對當時國內消費者來說是耳目一新的。

  但隨之而來的是,定位于中端百貨的伊藤洋華堂影響力逐漸減弱。2020年、2021年,四川省連鎖商業協會公布的“成都主要商業綜合體及購物中心業績”排名表顯示,雙楠店2020年排在第15位,2021年以14.7億元的銷售額排在第18位,而春熙店在這兩年均未上榜。

  另一方面,成都伊藤洋華堂春熙店去年從業人數比最高峰驟降170人。據天眼查數據,2014年-2021年春熙店年報顯示,該店從業人數在2014年達最高峰,有386人,隨后逐年下降,截至2021年,參保人數為216人。

  伊藤母公司柒和伊控股集團的年報顯示,2011年到2020年,成都區域的伊藤洋華堂總業績繼2016年之后迎來第二次下降。

  業內人士分析,伊藤春熙店退場的原因,應該是租金“沒談攏”。對利都廣場來說,伊藤洋華堂及其首店經營的能量是可測的,但位于成都最為繁華地段的春熙路商圈,新租期的價格肯定會大幅提高,這對營收大幅放緩的老牌百貨商場來說很被動。從地段優勢來看,利都廣場未來極有可能轉為高奢商場的主陣地。

  接盤者已顯端倪

  6月27日,也將退出春熙路的“隔壁鄰居”——伊勢丹百貨就在發布的公告中提到,業主方將出售其利都廣場的相關土地和建筑物。

  其實不難看出,從今年年中開始,這或就是原業主的一場預謀。伊勢丹百貨和伊藤洋華堂分別占據了約3萬平方米和1.7萬平方米營業面積,作為一同進入成都的外商,吸引力已不復往昔,相較于比鄰的重奢購物中心IFS和太古里,已從“頂流”淪為“洼地”。

  金融投資報記者走訪發現,如今的伊斯丹百貨大打“謝幕感恩大促”的招牌,整個商場被“滿500返78”、“SALE出清第一彈”等紅色字體包圍?!百u一件少一件,賣完撤柜不補貨!”售賣床上用品的銷售人員在花車前吆喝。

  據網友揣測,伊勢丹、伊藤離開后,這塊香餑餑或落入大悅城的囊中。

  5月30日,成都華僑城與大悅城控股西南區域公司正式達成合作,雙方將共同打造成都第3座、西南第5座大悅城——成都金牛大悅城。若如網友所言,“下家”由大悅城接盤,屆時成都將分布4座大悅城,成都也由此成為擁有大悅城項目數量僅次于北京的第二大城市。退一步來說,即便不是大悅城,也將由其他頭部商企打造成與春熙路的整體商業氛圍更加匹配的重奢或潮流勝地。

  與此同時,與伊藤洋華堂窘境相似的百盛購物廣場,不斷地積極求變。金融投資報記者觀察到,近日該購物廣場引入了日本生活方式集合店niko and。。。在西南地區的首家門店,橫跨1-3層的大面積區域,或寄望于這個帶有熱度的日雜店鋪來提振萎靡已久的人氣。

  近年來春熙商圈迎來大融合,入主春熙路的開發商中,不乏本土房企藍潤、來自北京的遠洋、知名港企九龍倉等的身影?;蛟S,利都廣場更希望引入新業態,跟上潮流年輕的步伐,與周圍商圈形成共振,而非保留如伊藤洋華堂這樣較為傳統的日式零售模式。

  伊藤路在何方?

  伊藤洋華堂的確已經與時代脫節。柒和伊控股集團1月14日公布的截至2022年2月財年的前三季度業績顯示,伊藤洋華堂營業收入為7850.63億日元,下降0.9%;營業虧損為24.65億日元,上一財年營業利潤為18.95億日元。

  對此,業內人士分析認為,隨著IFS、太古里、萬象城、奧特萊斯等大型綜合商業體興起,購物中心多點開花、消費習慣的更迭讓伊藤洋華堂迎來巨大的挑戰。

  不得不說,伊藤在變,但變得不夠快,一直在努力跟上“中國節奏”。

  2017年,伊藤上線了海淘等電商渠道,并且今年7月在成都連通了京東到家服務;2018年,伊藤首次以購物中心的形態在成都綠地468中亮相;此后,伊藤在中國的項目大多以購物3-5萬平方米的購物中心為主,即從以往的銷售物品,變成了銷售服務和生活方式。

  盡管如此,性價比更高的國貨正在崛起,商業日企在中國市場紛紛走“下坡路”,就算是老牌子的伊藤洋華堂,也難逃這一陣痛?!栋俣戎笖怠窋祿@示,2021年消費者對國貨的關注度達到75%。

  目前,線下國內零售超市盒馬在全國已有150家門店,國外的山姆會員店來勢洶洶,伊藤目前主要停留在成都一隅。

  新零售的號角已吹響,當年輕消費者成為主力時,推崇“服務至上”的細節控伊藤洋華堂路在何方,或只有進一步推進轉型和升級,更多地去促進線上和線下融合,全方位、全渠道滿足消費者的需求,面對無界競爭,做到弱店提升,才可重現“春熙頂流”的光芒。